一文讀懂小貸公司的發展現狀和未來

發布時間:2019-11-07 點擊數:357


       一、小額貸款公司的起源

  20世紀70年代,孟加拉國著名經濟學家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為解決窮人很難獲得銀行貸款來擺脫貧窮現狀的問題,成立了以互助組織的一種小額貸款模式。這是小額貸款公司在國際上最早出現。

  1994年,小額信貸模式被引入中國。2000年以來,以農村信用社為主體的正規金融機構開始試行并推廣小額貸款,中國小額貸款發展開始進入以正規金融機構為導向的發展階段。

  2005年以來,全國部分省市縣及縣以下地區已經試點設立了小額貸款公司。2008年5月4日,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定義小額貸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業法人與其他社會組織投資設立,不吸收公眾存款,經營小額貸款業務的有限責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

  2009年6月,中國銀監會發布了《小額貸款公司改制設立村鎮銀行暫行規定》,允許符合條件的小額貸款公司改制成立村鎮銀行,以銀行身份參與金融市場的競爭。2013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對外公布《關于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釋放小額貸款公司的發展、轉型積極的信號。小額貸款公司(下稱“小貸公司”)如今已在我國形成一定規模。

  

   二、小貸公司發展現狀:大西南綜合經濟區發展優勢凸顯

  (一)全國表現:進入新常態之后發展萎縮

圖1 全國小貸公司情況

數據來源:中國人民銀行,零壹智庫

  如圖1,2015年是全國小貸公司發展的一個分界點,2015年之前,全國小貸公司的機構數量、從業人員、實收資本、貸款余額四項均穩定增長,但于2015年開始出現下降趨勢,除貸款余額在2018年較2015年有所回升之外(僅增加92.87億元),其余三項均處于繼續下降趨勢。其中,從業人員數量下降明顯,2018年較2017年減少了13149人,同時,小貸公司機構數量減少了418家,貸款余額減少了249.29億元。可見,就以上四項指標看,在2015年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之后,整體經濟增速放緩,小貸公司的發展也受到了抑制。

  (二)區域表現:大西南綜合經濟區優勢凸顯

  表1 八大經濟區情況



  筆者將全國小貸公司按照八大經濟區進行了劃分,具體情況如圖2:

  圖2 2018年底八大經濟區小貸公司分區情況



數據來源:中國人民銀行,零壹智庫

  如圖2,就總體情況看,至2018年底,大西北和東北兩經濟區表現最不理想,而大西南綜合經濟區表現最好,東部沿海次之。值得注意的是,大西南綜合經濟區的小貸公司機構數量、從業人數、實收資本、貸款余額分別達到1337家、18003人、1974.14億元、2791.52億元,實現五省中最優。

  至此,筆者發現八大經濟區中大西南的小貸公司的四項指標均最高,那么大西南五省各自表現如何呢?我們繼續分析。

  (三)大西南五省表現:重慶貸款余額實現連續三年增長

  圖3 大西南綜合經濟區五省小貸公司貸款余額增速情況

數據來源:中國人民銀行,零壹智庫

  根據圖3,我們看到,2016年至2018年,唯有重慶的小貸公司的貸款余額實現三年連續增長,尤其2017年增速最快(同比增長48.01%),而四川、貴州、云南三省在這三年里在不斷降低,廣西在后兩年也在減少,但降速有所下降;但是圖2、3顯示,大西南的小貸公司2018年表現最好,但其五省中只有重慶的小貸公司的貸款余額實現增長,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大西南的小貸公司在貸款余額上拔得頭籌呢?

  圖4 2018年大西南五省各自貸款余額占總余額比例



數據來源:中國人民銀行,零壹智庫

  如圖4,2018年,重慶的小貸公司的機構數量占大西南總數的比例并不是最大,但其小貸公司的貸款余額占大西南余額總量的比例達到了56.7%,超過一半,而四川和廣西各自占比19.96%和16.75%,以上三者占比已超過90%,可見大西南的小貸公司的貸款余額主要來源于重慶、四川、廣西三省的貢獻,重慶貢獻最大,云南與貴州貢獻最微弱;另一方面,單位機構貸款余額重慶最高,達到5.78億元/家,而云南貴州分別是0.48億元/家和0.31億元/家,可見,重慶的小貸公司的經營能力遠強于后兩者。

  

   三、小額貸款公司的價值何在?

  (一)習主席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講話:小額貸款公司助民營企業拓寬融資渠道

  2018年11月1日,習主席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到,要擴大金融市場準入,拓寬民營企業融資途徑,發揮民營銀行、小額貸款公司、風險投資、股權和債券等融資渠道作用。

  (二)小貸公司精準服務小微企業,踐行普惠金融

  銀行業金融機構為小微企業提供的總體貸款余額情況如圖5:

  圖5 銀行業金融機構用于小微企業的貸款情況



數據來源:中國銀保監會,零壹智庫

  可見,銀行業金融機構用于小微企業的貸款余額實現連續增長,2017年、2018年分別達到30.74萬億元、33.49萬億元,而截至2017年7月末,我國小微企業名錄收錄的小微企業已達7328.1萬戶,據此估算,銀行業金融機構并不能完全滿足小微企業貸款需求。而小貸公司近幾年在中國發展迅速,堅持“小額、分散”原則,對準小微企業貸款需求,放款便捷、迅速,客戶數量大、服務覆蓋面廣,2018年全國小貸公司的貸款余額高達249.49億元。

  小貸公司的典型代表:螞蟻小貸與螞蟻商誠小貸的花唄、借唄項目放貸規模大

  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螞蟻小貸和螞蟻商誠小貸的花唄、借唄項目在2017年上半年提供小額貸款規模達958億元;螞蟻花唄的運營主體是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簡稱“螞蟻小貸”),據其財報顯示,截至2017年末,其總資產達到293.89億元,實現凈利潤34億元,其中花唄交易分期業務對借款人發放的貸款平均金額在1000元至2500元之間,資產金額小且分散;螞蟻借唄的運營主體是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簡稱“螞蟻商誠小貸”),據其財報顯示,截至2017年9月末,螞蟻商誠小貸總資產219.26,實現凈利潤44.94億元。

  可見,小貸公司的在滿足小額貸款需求上的價值不容忽視,但如今面臨監管收緊、貸款資質要求更嚴,小貸公司也有幾個生存問題亟需解決。

  

   四、小貸公司面臨的三個問題

  (一)身份質疑:是否為金融機構?

  1、明確身份具有重要意義

  根據《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銀監發〔2008〕23號),小額貸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業法人與其他社會組織依照《公司法》投資設立、不吸收公眾存款、只經營小額貸款業務的有限責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由省級人民政府承擔小額貸款公司風險處置責任、并明確一個主管部門(金融辦或相關機構)負責對小額貸款公司的監督管理,由此看來,小額貸款公司并非金融機構。

  其次,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統計局印發的《金融業企業劃型標準規定》(銀發〔2015〕309號)也并未表明小貸公司是金融機構。但是除此之外,其他監管文件又似乎表明小貸公司是金融機構,但最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轄的規定》(下稱《規定》)于2018年7月3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46次會議通過,其認可了小貸公司是金融機構,而此《規定》自2018年8月10日起施行,這也就表明,如今,小貸公司明確是金融機構。

  在小貸公司金融機構身份的明確以前,對其發展還是有一定不利的影響。如今明確小貸公司的金融機構身份,對其不管是監管還是業務發展都有重要意義。

  2、明確身份有助于發展

  首先,從監管層面看,一方面小貸公司金融機構的身份會使得其明確經營業務范圍,建立風險防控措施,以避免其經營的消費信貸業務受“現金貸”整頓的波及;另一方面,小貸公司的金融機構身份明確了其對應的監管部門,可有助于其與傳統小貸公司區分監管的實施。

  其次,小貸公司作為金融機構,可以享受到一些稅收優惠,具體如下:

  1.免征增值稅: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聯合發布財稅[2017]48號表明,自2017年12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對金融機構向農戶、小型企業、微型企業及個體工商戶發放小額貸款(單戶授信小于100萬元(含本數)的農戶、小型企業、微型企業或個體工商戶貸款;沒有授信額度的,是指單戶貸款合同金額且貸款余額在100萬元(含本數)以下的貸款)取得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

  2.所得稅優惠:[2017]48號表明,自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對金融機構農戶小額貸款(單筆且該農戶貸款余額總額在10萬元(含本數)以下的貸款)的利息收入,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按90%計入收入總額。

  3.貸款損失準備金:小額貸款公司按年末貸款余額的1%計提的貸款損失準備金準予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

  4.印花稅優惠:自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金融機構與小型企業、微型企業簽訂的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稅。

  可見,明確小貸公司是金融機構的身份,有助于其迅速發展。

  (二)轉型問題:堅持小額、分散原則

  《關于促進全省小額貸款公司規范經營防范風險的意見》提出,小額貸款公司要始終堅持“小額、分散”的原則。而傳統小貸公司是屬地化經營,具有地域限制,業務難以擴大,資金來源有限。因此,傳統小貸公司轉型迫在眉睫。

  傳統小貸公司可轉型為互聯網小貸公司,但不是誰都能轉型成功。如今互聯網小貸公司的消費信貸業務提供的貸款金額最低可至1元,最高可達百萬,體現數字普惠金融特性,但互聯網小貸公司對風險防控能力要求更高。同時,其在業務上應避免與消費金融公司、銀行之間的直面競爭。比如,就風控而言,有些自身經營能力較強的互聯網小貸公司可以自己利用大數據風控技術提高風險防御能力,而有些互聯網小貸公司可與第三方大數據風控技術公司合作開展業務,無論何種方式,科技手段有助于小貸公司轉型及業務開展。

   下面筆者帶大家來分析一下互聯網小貸公司的地域發展情況。

  互聯網小貸公司的地域分布:廣東最多,重慶次之

  小貸公司在經濟進入新常態之后整體發展速度有所放緩,但大西南經濟區的小貸公司一枝獨秀,這可能與互聯網小貸公司的迅速興起和發展有關,因為傳統小貸公司并不能一直充分滿足所有小額、普惠消費信貸需求,而網絡(互聯網)小貸公司的誕生一定程度上滿足了此方面的需求。

  圖6 280家網絡小貸公司牌照的地域分布



數據來源:零壹智庫(截止于2018.6)

  根據央行統計數據,截止于2018年6月30日,全國共有8394家小貸公司,其中廣東有463家,重慶有274家,但貸款余額重慶較廣東高886.99億元。據零壹智庫的數據顯示,同期,全國有280家互聯網小貸公司,其中廣東有70家,重慶有55家(圖5),可見重慶的互聯網小貸公司牌照價值似乎更大。

  經以上分析,筆者發現重慶的互聯網小貸公司發展似乎更好,這可能也是重慶的小貸公司發展較好的一個原因。

  (三)聲譽:影響小貸公司可持續性發展

  聲譽對小貸公司的影響包括:1.正規性,其小貸公司成立及發展的前提;2.財務可持續性,影響客戶選擇貸款的決策;3.風險控制能力,更強的風控體系可以吸引更多客戶,降低貸款風險,利于可持續經營;4.規模化,規模越大的小貸公司一定程度上更容易獲得客戶信賴;5.合作伙伴數量與質量,影響小貸公司的業務擴展;6.積極性政策指引,給與其積極的發展方向,增強投資者對小貸公司的信心。以上因素都會影響小貸公司的籌資與業務擴展,影響其可持續性經營與發展。

  

   五、小結

  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之后經濟增速放緩,同樣地,小貸公司的發展速度同樣表現出了下降趨勢,但大西南卻能實現增長,尤其重慶的互聯網小貸公司發展態勢積極,值得期待。小貸公司能夠滿足小微企業銀行之外的一部分貸款需求,但我國小貸公司發展地區差異明顯,面臨的三個問題也亟需解決,為此可見,雖然小貸牌照監管是支持發展其滿足普惠消費信貸需求的重要手段,但是認可其金融機構身份和利用科技手段助其轉型也是不可或缺的。



(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








浙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